轉自昇基貼吧/作者amandazhou0107/謝謝分享

 

【到此為止】

像李在河這樣的人,一旦愛上一個人,完全不用擔心他會外遇,因為他過去30年在愛情裡面練就的最爐火純青的技術就是-------到此為止。他可以和你談天說地東扯西拉嘻嘻哈哈,他可以讓你覺得他是世界上是好親近的人,他可以讓你誤以為他對你感興趣,但是時間一到,他就會讓你走到他事先安排好的死角,那裡有扇濃重又堅固的大門,你永遠無法開啟。在他講他初戀故事之前,我有點奇怪他怎麼會想到去勾引大白的女人這一招,或者說他怎麼就有自信他會成功。現下知道了這完全就是他的老本行,一個王族後裔游走花叢卻從不深陷其中的本事,他的愛情宗旨就是只占便宜不吃虧。


李在河是一個感知力非常強的人,為外界事物的感知,對周遭環境的感知,對人性世界的感知,對自己內心的感知,這是他與生俱來的天性。一開始去普通學校沒人知道他是誰的時候,他可以很自在的去喜歡一個高傲的,冷靜的,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女孩。原來這樣的女孩就是他的理想型,早在他很小的時候已經驗証過了。可是王族身分一公開,女孩兒突然轉變的態度刺激到了他那顆敏感的心。於是他有了一種成見,覺得所有親近他的人都帶有目的。然後他刻意的封閉了自己,愛情裡非常吝嗇付出,不喜歡的看都不看一眼,喜歡的談心但絕不交心。其實可以想像,從小到大一定有女生是真心喜歡他而非他王族的光環,只是那種成見太深,防備太重,讓他成為逍遙世界裡面最孤獨的人。

 

【就這樣被你征服】

直到他遇到金恆兒,這個一步步鑽進他心臟的女孩兒。看前六集,其實他對她一直做著“到此為止”的事情。他對她說過,你根本不是女人,他說過你給我完全的消失,他說過不要挑戰他的嫉妒心,他甚至毫不猶豫的一槍打在她胸口,他還說他對她的好都是在演戲,他說過交錯在南北政治中間的愛情太複雜,他不要。每每他對這個女人有一點好感的時候,他都會本能的提醒自己要到此為止了。但是,和以往不同的時候,他每傷害這個女人一分,他自己就會難受一分,內疚一分,不安一分,那是一種什麼感覺,可能就像上癮一樣,理智上說要遠離遠離,但有種毒素一直在刺痒他身體的每一寸肌膚,打亂了他所有的冷靜和智商,這種毒素叫**情。


以上說的就是李在河對待金恆兒態度的第一階段,發表訂婚消息之後,進入了第二階段。他接受了這個女人,對外他承認他就是個被北韓女子給套牢的男人,但是在金恆兒面前他還是端著他王族的架子。愛的小火苗是點起來了,但要他親手把小火扇大,他還是顯得別別扭扭。於是他會顯擺100個雪櫃的彩禮,他情急之下會說你們國家窮成這樣了還要什麼自尊心,他會說她很適合在花房裡干活,看到努力逗他開心的她,心裡開心嘴巴還是不饒人。雖然喜歡這個女孩子,但怎麼說這個訂婚也是陰差陽錯的結果,來的太容易了,他還沒深刻感受到其中的珍貴。

第三階段就是兩人那啥了之後,金恆兒在他心裡地位從女朋友變成妻子。不尊重她的人,他會立刻反擊。看到她受傷害,他想要保護她。推她出去做擋箭牌犧牲羊,對李在河來說就是一種恥辱,一次就是極限,二次絕對不可能。但讓他刻骨銘心的認識到自己是多麼愛她,就是金恆兒回去之後,那些沒有她在身邊的日日夜夜,他寢食難安。這個對他一片丹心女人,這個拋棄一切來到他身邊的女人,這個寧願犧牲自己也不會為難他的女人,這個有過他孩子的女人,他就是這麼輕易的放手了。記得金恆兒知道自己流產之後的回應是,怎麼會這樣?而不是說這真是不幸中的萬幸。因為她太愛這個男人了,如果可以,她真的願意為他生孩子,有人說過女人的這種行為是愛一個男人的極致。面對這個噩耗,李在河哭了,因為這個無緣與他見面的孩子,因為被他深深傷害的女人,因為想到如果真的不能再見到她,他要如何活下去?

 

第四階段就是艱難萬險終於把心愛女人拉回身邊之後,也許確切的時間點應該是從金恆兒遊樂園救完他,給他那個瀟灑的背影開始,他就下定決心再也不要她離開他身邊。從那之後,金恆兒就是他深深愛慕的妻子,無話不談的知音和並肩作戰的戰友,他把自己全盤交付給了這個女人,完全信任她,沒有任何防備的。WOC和南北結婚,沒有Club M的阻撓也是他們要走的路,有了這些障礙更堅定了他們攜手走下去的決心。當他在眾人面前牽起她手的那一刻,他們就是命運共同體,同生共死,不離不棄。其實按照我個人對於李在河這個人物的理解,他不會是一個拿自己終生福祉當賭注的人,但是為了讓戲劇更有張力,這麼安排也可以理解。也可能是因為他之前也做了充分的research,從機率學來說還是又進入第二輪比賽的自信。

李在河這樣的男人絕對不會輕易的讓人看到他最軟弱的一面,你強我只會比你更強,內心越慌張,外表越鎮定。只有在金恆兒面前他會承認金奉九這個喪失人性的瘋狗,他是害怕的。這小兩口相處的模式很特別,李在河可能自己也發現了,在金恆兒面前示弱這一招特別好使。因為她最堅強的外表下面有顆最溫暖最柔軟的心。自從用眼淚“騙”了人家姑娘的清白之後,他隔三差五就要來這麼一下,最經典的還是要數這個BBQ之吻,初戀都翻出來說,在這個女人面前掏心掏肺的腸子都快掏出來了。還有在WOC實戰前,他擔心的說怎麼辦,對方是美國啊,他也是想得到金恆兒堅定的鼓勵。

 

【可憐的公主】

再說說這個李在信公主吧,本來不打算寫的,主要是因為殷二二在14集裡面太亮了,沒看過前面的人肯定以為他就是男主角。在部戲裡面最狗血的情節就是公主失憶這一段,但為了故事發展的需要,非要這麼說也沒有什麼。其實公主和李在河的個性很像,都是那種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人。一個可以毫不猶豫的縱身跳下懸崖,一個可以拿槍對著自己的腦袋,只因他們身上流著相同的皇族血液,尊貴,高傲,從容,不可侵犯。但是這次的事故對她打擊太大,編劇沒有明說,但也是往PTSD(創傷後壓力綜合症)的方向在寫。在她受傷之後她真的過得很痛苦,反覆出現的夢魘,接二連三的恐懼,毀於一旦的夢想,茫然無邊的未來。她無所適從,變得很敏感,她害怕別人因此瞧不起她,但她內心的難受又找不到一個發洩的退場門,當她拿出公主姿態對待身邊人,就是她最無助時候。她會想,這樣活著有什麼意義,不如死了算了,當輪椅滑到樓梯邊緣,按一下按鈕就是另一個世界的時候,她還是沒有那個勇氣,也許還是因為鸚鵡的叫聲,告訴她這個世界還有牽掛。一個人如果連死都不怕,難道還害怕活著嗎?


她去找殷始慶讓他留下來輔佐自己的時候說,要是哥哥和姐姐去了WOC,她就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了。可以看出這部戲裡強人排行榜,前三名分別是李在河,金恆兒和殷始慶。殷始慶除了有點悶以外,絕對是一個交付真心和完全信任的人。他連李在河這樣的銅牆鐵壁都可以攻破,成為他的心腹大臣,就可以看出他實力是杠杠的。對於公主來說,安全感這個女人花一輩子時間尋找的東西,在殷二二身上找到了落點。他們家裡的遺傳出來的個性有兩種,一種是在河和在信這樣活潑的,還有像大哥這樣悶悶的。殷始慶無非就是順應了其中一種而已,這種個性在公主眼裡,本來就有一種難得的親切感。從她記住殷始慶這個名字的時候開始,這個人在她心裡就有不一樣的地位。至於二二對於公主的感情,看了預告之後,我就留到下一集等他爆發之後再說好了。

當公主說她沒有可以依靠的人時候,我第一回應是那媽媽呢?可以看出公主真的很孝順善良,自從姐姐教訓她之後,她也不希望把自己的痛苦轉嫁到媽媽身上,因為媽媽已經夠累了。李在河和媽媽對戲的那一段很感人,我反覆看了好多遍,母愛大過天,不用多說什麼了。

 

【尊貴與智慧】

大白的女人說: Can money really buy you dignity and intelligence, of course it cant. 這句話就是她的死因,因為這句話戳到了金奉久最最最最自卑的地方。他坐擁數不盡的財富,這些財富可以讓他得到他想要的權力,上可以左右天氣,下可以控制螞蟻,但是李在河那種與生俱來的dignity是他永遠無法擁有的。同樣是白西裝,穿在李在河身上就會讓女人貼上去,穿在金奉久身上就讓人覺得噁心。你金奉久矮挫窮占一樣,都無法顛覆李在河高富帥的真理。


其實大白是聰明人,不然他怎麼能解開李在河的密碼,證明他一切都心知肚明,要怪就怪他太沒品,他無法掙脫這樣的怪圈。其實看秘書室長的回應也是這兩個人較量的結果,李在河的態度是,你不相信我的能力,我會證明給你看,我沒把你當秘書室長,我當你是從小看我長大的叔叔,我提醒過你不要騙我,但我還是選擇相信你。而金奉久就是威脅利誘加恐嚇,如果只是威脅到自己,秘書室長肯定是站在李在河這一邊的,如果威脅到他兒子,不怪他也只有妥協。正義,真理,情誼,忠誠,父愛,良心,道德,名節,生命,秘書室長必須權衡這些所有的變量,去做出一個黑還是白的決定。故事的結局很明顯,得人心者得天下,恆古不變的道理。

最後再說說李在河吧,喬納的魅力真是說也說不完。他的頭腦構造最特殊的地方就是,置之死地而後生。和別人吵架的時候他思路最清晰,越危急的關頭他腦子轉的越快,越慌亂的狀況他越鎮定,一定要把他逼上絕處,他才會逢生,不然他就放任自流了。他就像一個調皮搗蛋不愛學習的孩子,到考試時候神來一筆,交出一份完美的試卷,然後讓所有人瞠目結舌。比如你給他時間讓他想計策,你看他都出些什麼餿主意,什麼複製鑰匙,游泳,賄賂,在機器上動手腳,好吧,我承認他是發散性思惟。等真正他們無路可走,輸局已定的情況下,他能量智慧膽識啥的全來了,這那裡是一個國王做的事情,簡直就是個007個人覺得適合他的頭班除了國王以外,什麼Salesman,談判專家,化妝品開發員,爆破專家,時尚模特,頂級MC等等頭班也可以考慮考慮。

 

非常精彩又精闢的劇評, 啊, 真的好佩服這些有才華的親辜, 能把劇看得那麼透徹, 又有好文筆寫下來分享, 真的佩服!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巧克力泡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